鹿吐石铺大捷—安徽歼灭日军最多的一次战斗
发布人:宣传部  发布时间:2019-11-11   动态浏览次数:13




霍山县位于大别山腹地,为皖西门户,鄂豫皖三省之要冲,战略地位十分重要。抗日战争期间,霍山人民积极支援正规部队对日作战,先后发动了秦冲阻击战、半边冲之战,并取得了鹿吐石铺大捷,一举歼灭日军1370余人,成为安徽抗战期间歼灭日军最多的一次战役,谱写了一曲同仇敌忾、英勇抗战的凯歌!  

1938年,日寇自侵占华北、华东一些大城市和交通要道后,又在沪宁一带集结陆、海、空三军,溯江而上,向内地进犯,计划攻占武汉,打通京广线,控制沿线各省,以达其战略上“速战速决”的目的。7月中旬,日寇在占领马当、湖口、九江之后,又兵分水陆两路西进武汉。当日寇在潜山、太湖、宿松、黄梅一带湖沼地区受阻,迟滞月余后,遂改变侵略计划,即调第十三师团荻洲之一部、第十师团濒宏支队、第十六师团之三十旅团、第十四师团一部,共约十万余人,于八月初旬至中旬陆续集结于合肥、舒城一带,企图由江淮通道,取道豫南,占领信阳,掩护其主力西侵武汉。

在日寇大举入侵皖西的严重形势下,安徽国共两党共同抗敌,国民党爱国官兵正面设防,抵御入侵之敌;地方抗日武装积极开展敌后游击战争,配合正规部队作战。广大人民群众全力支援抗击西侵之敌。当时,省保安团和国民党几个师的部队驻扎在霍山的舞旗河、深沟铺、诸佛庵、戴家河、圣人山等处,以保护省会立煌侧翼的安全和防敌西侵武汉。

1938827日上午,日军进占霍山县但家庙,28日,进占下符桥。当夜,增加后续部队计达三千余名,炮八、九门,大举向霍山进犯。

是时,省保安五团在距城东北十五华里的秦冲布防。三十七师全部进入阵地戒备,并令守备磨子潭部队的一部分推进至三十七师右翼相机策应战斗,同时令国民党一三二师王长海部协同各部梯次推进纵深,配置于淠河西岸戴家河、黑石渡至诸佛庵一线。

828日傍晚,秦冲阻击战打响。敌小野旅团一部千余名由下符桥以东进攻圣人山莺歌嘴阵地。三十七师、一三二师在柳树店、广德嘴一带布防。一三二师火速渡淠河,抢占秦冲右侧的笔架山;省保安五团占据了秦冲左侧的箱子石山。至午夜,日寇袭击秦冲,多次冲杀均被击退,毙敌甚众。八月二十九日,敌增至二千人,并以飞机数架,协同炮火掩护连续强攻计达十六个小时。由于一三二师据险扼守,地势有利,致敌伤亡惨重而守军损失较轻。守军曾几次与敌反复争夺圣人山莺歌嘴阵地,敌炮火甚烈,战斗十分激烈。午后二时许,该阵地全部被敌炮火摧毁;加之敌另一部由小路绕阵地侧面,威胁守军,而正面之敌又猛烈进攻;守军又失去与保安五团联系,孤军作战而无后援,不得已放弃第一线阵地,撤至十里铺第二线阵地;仍与敌继续作战。至午后四时许,敌机又狂炸县城,终因敌兵力优势,守军减员过半,且霍山县城地势低平,四面有山,不能尽力坚守,遂按原计划向霍山东南各指定地点转移。敌便衣队由东门混入城内,城内守军与敌军作短时激战,便由西门转移,霍山县城遂被日寇占领。

日寇进城前三日,即由东北方向向霍山城内开炮,并出动飞机,轰炸县城。在鼓楼街附近一次投弹就炸死居民五人。刘海之妻怀孕在身,怀抱一孩,母子同时遇难,目不忍睹。东门外百余间房屋中弹着火,顿时化为灰烬。日寇侵占霍山县城后,奸、掳、烧、杀,无恶不作,实行野蛮的“三光”政策。侵霍日军,见人就杀。东街齐同春老板和店员马五被追到城墙埂刺死,浮尸城河达月余之久。小贩阎某亦被杀死。商人李士西被枪杀。有妇女遭日军轮奸后被杀,暴尸街头,遍体生蛆,惨不忍睹。城中房屋几被摧毁,顺河街数百间草房,龚家巷一带十八间商店门面及百余房屋皆被烧光。城中所有家具物件,或被砸烂破坏,或用于焚烧日军尸体,无一件完好存留。日寇在城中盘距月余,把这座古老而美丽的山城,弄得遍地瓦砾,破败不堪,其损失无法统计。

但是,霍山军民并没有被日寇的“三光”暴行所吓倒,而是团结一致,顽强战斗,多次打击下乡扫荡抢粮的日军,并精心准备,周密布置,于鹿吐石铺一带严密布防,痛击日寇。

910日,敌步骑兵约千余名,炮八、九门,由霍山县城出发,从乌龟嘴渡河,以密集炮火为掩护向戴家河一线进犯。在此一带布防的一三二师王长海部迎击日寇,混战甚烈,经数次肉搏冲杀,互有伤亡。后敌增援部队又到,守军遂主动撤退,抢占有利地形,仅留半边冲一狭窄地带诱敌进犯。当日寇进至冲内,两侧伏兵猛烈射击,激战终日,毙敌百余名。与此同时,守军在城西项家台子将进犯黑石渡之日军包围于低洼地带,集中手榴弹、掷弹筒猛烈投掷,该敌二百余名悉被歼灭。经半边冲一役,日寇败退城内,不敢轻易出城。

925日,日寇教导队一千五百人,由联队长南浦湘吉率领由霍山西犯,企图打通霍(山)英(山)通道,西侵武汉。日军故意从东门绕道牛角冲,折转柳林河、打渔冲,越潘家冲至姚家畈再至文家畈。26日,日军由文家畈分成两股:一股约五百人,由南浦湘吉率领南向舞旗河,欲迂回至烂泥坳,截断守军联系;行至草场河,为省保安八团之一部及一三八师韦高振所属的游击队所阻击,相持至薄暮,敌未得逞。另一股由文家畈向西,绕六万寨及马铃尖之南麓,折北入甲板冲,迂回到扼守淠河左岸黑石渡的一三八师某部之后。敌出古桥畈,分为数小股,四处窜扰:东至落儿岭,遇省保安团第二营之阻击,西至鹿吐石铺亦遇保四团一、三两营的阻击。省保安四团由他地调防来此,不料在防地内与敌遭遇,敌亦未料能遇阻击,双方皆出猝然。激战数小时,省保四团第三营退守鹿吐石铺西北之乌石岩;第一营则绕敌后占领铺东南之汪家大岭。时已薄暮,守军于东西两山头居高临下,向敌夹击,敌不支,溃回古桥畈。后向东南循牛尾巴山退至姜家大院,分兵抢占卡防岭及六万寨西北龙头岩高山,安置炮兵向守军阵地猛烈轰击。保四团某排冒密集火力,强攻龙头岩,全排将士壮烈牺牲。但守军仍坚守落儿岭并夺回卡防岭。一七一师副师长覃寿乔应保四团团长陈景藩电请,派该师一0二二团自新铺沟驰援,于日暮到达烂泥坳,分三路前进。东路循大道经百步街、马家岭进至鹿吐石铺,与汪家大岭的保四团第一营取得联络,同时派赖刚旅一部布守三道河、黑石渡一带,将一个营埋伏于鸡笼山,断敌后路;中路北进经万家畈至铁炉山,与退守乌石岩的保四团第三营取得联络;西路取猫儿尖山脊出草堂,进至古桥畈西的洪家冲脑,预伏该处,防敌袭击背后。东中两路皆立即参加战斗。这时,省保安八团及游击队在草场河已将南浦湘吉所部击溃,追至龙头岩南,占领马岭尖高山。敌分兵争夺龙头岩,大部被歼,余部退至姜家大院。时已二十七日拂晓,守军五二六团亦赶至五桂峡增援,以山炮轰姜家大院,敌退古桥畈。中午,敌分三路逃窜;其西路窜往鹿吐石铺至马家岭,被五二六团迎头夹击,退至鹿吐石铺东关外河滩,复被一0二二团第三营伏兵阻击,敌前后被攻,几乎悉数被歼,逃去者仅数十人;北窜敌至仙人冲被一三八师某团阻击,折向洪家冲逃窜,被一0二二团第二营伏兵阻击,被歼十之八九,残敌逃回古桥畈;东窜之敌沿漫水河向东南欲出五桂峡,由曹家冲涉水而逃。该处地势险要,两岸悬崖,早为一三八师派军扼守。敌至此,被守军猛烈射击,战至深夜,敌被歼殆尽。南浦乃收拾三路残兵约百余人,乘机逃出峡口,经鸡笼山,回窜入城。

27日夜,敌由六安调兵增援,二十八日凌晨复循故道卷土重来。行至打渔冲被省保安八团所阻,激战半日,敌未得逞。鹿吐石铺一带守军兵力早已增强,敌乃知难而退,此一战役遂告结束。

鹿吐石铺战斗,敌于鹿吐石铺河滩及洪家冲等处遗尸八百七十余具,五桂峡遗尸五百余具。我军生俘敌特务营长舒正太以下数十人,缴获重机枪三十挺,掷弹筒五十二枚。守军死伤官兵四百一十余名,保八团邬团长牺牲,赖刚旅某排在鸡笼山全部阵亡;当地群众有刘贤文、李玉宏六人遇害。古桥畈、小河南小街及鬼子所到之处,悉被焚烧掳掠,惨不忍睹。守军之所以获胜,除据险恶守,英勇善战外,与霍山人民的极大支持是分不开的。如二十六日夜,烂泥坳一带居民在一0二二团团长吴良弼号召下有百余人踊跃应征,组成运输队,到九十里以外的黄栗杪搬运子弹,当日夜一时出发,次日下午二时即行运到。部队作战时的伙食、茶水,均为群众自动供应。农民王国才、小学教员戴克美等六人出力最大,受到当地驻军表彰。

鹿吐石铺之役后,日寇一直龟缩于霍山城内,直至1013日(农历820日)全部撤离霍山,猬集于六安,旋又转到合肥。此后,日寇一直也没有进犯霍山县城。日寇由霍山向西进犯武汉的通道终未打通。



(汤祖祥  霍山县党史办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