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霍赤卫师师长——车厚桥的故事
发布人:宣传部  发布时间:2019-11-18   动态浏览次数:13





车厚桥,字受书,号东平。190611月出生于安徽省六安县龙门冲车家楼一户贫农家庭。8岁进入私塾,15岁时开始学习中医,曾跟大刀会学过武艺。19272月参加农会,1928年秋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担任摸瓜队队长、游击队副队长、党支部书记、游击队长、六霍赤卫师师长等职,1930年被捕牺牲,时年24岁。


    1925年秋冬,六安在外地入党的党团员纷纷返乡开展革命活动。19272月间,车厚桥在党组织的教育启发下,加入了农民协会,积极投入农民运动之中。1928年农历正月初一,已是龙门冲农协骨干分子的车厚桥,写下了“要为实现苏维埃中国而奋斗终身”的誓言。


    当时,为了打击农村封建势力,狠煞土豪劣绅的嚣张气焰,各地成立了以农会骨干分子为主的“摸瓜队”。车厚桥担任了龙门冲农民协会的“摸瓜队”队长,领导10多名队员,至19283月间,“摸瓜队”扩大到20人左右,拥有五六支钢枪。不久,三区七乡赤卫队成立,冯孝山任队长,车厚桥任副队长兼党支部书记。为了侦查敌情,车厚桥亲自发展妇女积极分子钱耀西入党,担任地下交通工作。1928年夏,驻扎在西两河口的国民党军某部一个排几十人枪,从西两河口到回龙寺“清乡”,与车厚桥率领的赤卫队相遇,敌众我寡,车厚桥冷静指挥,为保存实力及时隐蔽。天晚,车厚桥一声令下,首先跃出树丛,带领队员突然向敌“清乡队”尾部冲杀过去。敌人被这一突然的打击吓懵了,加之林深路窄,摸不清虚实,不敢接战,如惊弓之鸟仓皇而逃。


    1928年秋,赤卫队攻打西两河口杨帮代的民团时,缴获了一些枪支弹药和银元。赤卫队力量和装备得到很大改善,在群众中的影响也非常大。经上级批准,车厚桥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并被任命为赤卫队队长。


    驻龙门冲小街反动民团王小铲子部贼心不死,向农民收缴苛捐杂税,破坏农会活动,广大群众对此恨之入骨。在一个漆黑的夜里,车厚桥带领几十名队员和农会骨干,采取里应外合和夜袭战术,趁敌人熟睡之际,摸掉岗哨,活捉了王小铲子,并就地处决了这个罪恶累累的反动分子。响洪甸恶霸地主兼保董苏永亮,鱼肉乡里,欺压百姓,严重阻碍当地农会的发展。为了惩罚恶霸,打开农运局面,车厚桥当即召开会议,决定铲除。他与王润生、王耀轩、韩仰渠、张锐5人,身藏短枪,化装成赶集的农民和学生,来到苏永亮的布店,趁其拿布机会,一手揪住他的领口,一手用枪抵住苏的胸膛,押至通水冲镇压。同年冬,匡冲恶霸地主吴亦良肆意欺压百姓,并勾结官匪周黑头,杀害了一位农会会员的母亲,群众对其恨之入骨。车厚桥得知后,率领赤卫队员和农会会员一二百人,带着自制的土炮,乘夜深人静时包围了吴家庄园,吓得吴亦良逃进了山里。之后,响洪甸一带的农会组织迅速发展起来。


    1929117日夜,三区两乡农协会常委何寿全被捕,其随身所带的农会会员花名册被搜,车厚桥接信去独山参加紧急会议。会议决定把原定于11月中旬举行的暴动提前举行。在讨论武装暴动具体事项时,车厚桥提议:独山驻军,除魏祝三部30多人、枪外,还有朱梦弓部一个排30余人、枪,应做分化工作,以孤立反动的魏祝三部,集中力量予以打击。会议采纳了车厚桥的重要建议,做好了朱梦弓部的工作。在次日的独山暴动中,三区周围15个乡的农会会员和赤卫队员近两万人,手持大刀长矛钢枪,从四面八方拥向独山,全力围攻民团魏祝三部所盘踞的马氏祠。此时,朱梦弓部一枪未发,为独山农民暴动的胜利起了重要作用。


    独山暴动的胜利,使得国民党省、县政府和当地的土豪劣绅坐卧不安,一日数电,请蒋介石下令“围剿”赤匪。革命组织遭到严重破坏,一时间,苏区到处蔓延白色恐怖的气氛。


    1930年春夏间,六安中心县委决定,将各地赤卫队和零星枪支集中起来,四五千人,改编成六霍赤卫师,任命有军事经验的车厚桥为师长,吴岱新为政治部主任,下辖霍山县、六安县、英山县3个支队,师长、政治部主任随六安支队活动。六安支队有500余人,钢枪50支,土枪100余支,土炮9节,余有大刀长矛镖梭等。赤卫师师部下设有宣传、组织、侦查等股。


    驻落地岗“反共队”郭茂德部50余人,凭借20余支钢枪,为非作歹,无恶不作,他们依仗独山有重兵驻防,比较麻痹。车厚桥决定夜袭落地岗,智歼郭茂德。6月的一天晚上,风雨交加,车厚桥率队冒雨急行军,于夜半将该敌包围,首先摸掉岗哨,悄悄摸进营房,冲锋号一响,里外夹攻,当场打死打伤敌10余人,余敌部分举手投降,尚有一部扑水过响洪甸小河,向独山逃亡,在泅水时部分又被淹死,郭茂德逃至独山时,也被反共独山大队长杨润田枪毙。


    在独山镇南独山寺、大埂店,驻有“铲共”队许建堂部200余人。6月下旬正值汛期,连日的暴雨,独山淠河水已溢出河床,水深流急,成为阻隔独山寺通往独山镇的障碍,敌人成天赌博玩耍,麻痹大意。车厚桥果断决定集中六霍赤卫师第一、二支队的300余名战士携带武器,冒着瓢泼大雨,将驻在大埂店和独山寺的敌人团团包围,敌人尚未清醒过来,就大部被击毙,其余被俘虏。这次战斗,前后不到1个小时,打死打伤敌人七八十人,缴钢枪10余支,面粉无数袋。驻守独山街的大批敌人只得望河兴叹,无能援救。


    同年秋,赤卫师与霍山县保安大队在霍山杨柳点相遇,敌人依仗人多势众、枪好弹足,步步进逼,企图全歼赤卫师。车厚桥采取部分人阻击,大部队选择好有利地形,布置好隐蔽工事,将土炮队的9节土炮全部装好弹药。当敌保安团逼近时,车厚桥一声令下,9节土炮象雷鸣闪电一样怒吼,敌人像倒墙一样躺在血泊之中。这一仗打死打伤敌人几十人,残敌抱头鼠窜。当地的群众为此编成歌唱“赤卫师真正强,打敌人有妙方。钢枪土炮打得准,大刀长矛刺胸膛。九门土炮显神威,敌人死得像倒墙……”


    1930年秋,国民党六安地方当局集中了反动民团和县里武装共千余人,乘红军主力执行“立三”路线、“会师武汉、饮马长江”、调离六安的机会,把六霍赤卫师团团围困在龙门冲十八盘大山里达40天之久。赤卫师弹尽粮绝,车厚桥组织部队突围,在青菜冲、黄花冲不幸被捕。

    敌人将车厚桥押送到六安。途中,车厚桥遇见其叔父车明相时,仍高呼:“不投降、不自首、不叛党。共产党领导的革命,20年后一定会成功!”至六安后,敌旅长潘善斋用尽酷刑,后又以官禄相许,都丝毫未能动摇车厚桥的革命意志。无计可施的情况下,敌人用十几根大铁钉将车厚桥牢牢钉在六安城北门上示众。车厚桥在就义前,仍然在痛斥敌人的罪行,高呼“共产党万岁”。

    那年车厚桥年仅24岁。


(节选自六安文明网   作者:张平 陈康   题目为本网所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