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海波:淮西游击大队长
发布人:宣传部  发布时间:2021-05-17   动态浏览次数:10



农历十二月二十日,离年已经很近了,空气里飘着浓浓的年味儿。这一天,对家住寿县三觉寺曹坊郢子的杨家人来说年味里还伴着喜气,一个男婴今天降生了。这是杨家老兄弟几个目前出生的唯一男孩,是家族里唯一的香火传人。这一天注定了是个重要的日子,这个日子属于1893年。

这名男婴取名杨金舟,号子英,他就是几十年后名震皖西的淮西游击大队长杨海波。

年轻时的杨金舟最大的爱好是在茶馆或书场里听评词,听大鼓书。好在能听的地方离家并不远。有时,听入迷的他竟会忘记了回家吃饭。

长辈们虽然宠溺着杨金舟,但却没送他进私塾去识几个字。也不奇怪,三岁时,父亲病逝,母亲带着几个孩子只能是艰难度日,家里几亩地的收成只能勉强填跑肚子,哪里又有多余的钱送到私塾里,况且,也没有时间,每天他都要随母亲下地劳作。

听评词和大鼓书时,吸引杨金舟的不仅是故事,评词里,大鼓书里那些英雄好汉们对不平生活的抗争和路见不平一声吼的情怀也常常让他热血沸腾,常常激荡着他那颗年轻的心。长大后的杨金舟也成了个重情重义的汉子,他的这些情义都是听大鼓书时烙进他骨子里的。这种品质也成了他以后劫富济贫,德重乡邻,走上革命斗争道路的基石。

母亲希望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平静生活并没有能一直过下去。邻庄大户王敬斋控制了杨金舟家几块地的“哗水”(下雨后的无主雨水,乡里人叫哗水)。他的目的很明显,控制了地的用水,让你收成不好,甚至颗粒无收,这样他就能低价买入那几块地了。

杨家长辈们明白王敬斋的目的,因他平日里就是当地一霸,尽干些欺压乡邻之事,但毕竟自己是从外地搬来的,就打算忍了这事。可年轻气盛的杨金舟不甘心受欺压。他让铁匠铺打了把长刀,扬言要杀了王敬斋。吓得王敬斋连集市都不敢去。后来,风波总算平静了。王敬斋却没想到一天他在茶馆喝茶时遇到了杨金舟。

看着粉碎的茶杯,看着王敬斋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满面是血,杨金舟心知闯祸了。他连家都没回,赶到安庆,然后乘船到武汉加入了新军。这一年是1912年,时年杨金舟十九岁。

在新军里,杨金舟和战友们一起习武,得了一身好武艺。两年后,杨金舟离开新军回到了家乡。这时,王敬斋的事也已了结,当年,王敬斋只受了重伤。

1920年,杨金舟一家离开了三觉寺回到了十几里外的茶庵集。先住在茶庵集西南一个叫门朝北的庄子里,几年后才迁回祖地大桥北的庙东庄。

虽然离开新军,但部队里那些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并没有忘记这一个有情有义的好兄弟,他们不远千里找到了杨金舟。他们以“祝由科”来吸引人,并于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以此为基础组建了“大刀会”。

大刀会以打富济贫为口号,让茶庵集一带的百姓免受地主豪绅欺凌。不久,大刀会发展至寿县全境。随着大刀会的发展,大刀会的活动范围一度扩至金寨、霍山、舒城等地。在地主豪绅眼里,杨金舟的大刀会就是“土匪”,地主豪绅们称杨金舟为“杨辣子”,意思是他惹不得,谁碰了,不死也会脱层皮。

杨金舟曾率领大刀会攻打过桐城县,没攻下却在回程中很容易攻下了六安州。至今,茶庵集一带还流传着“铁打的桐城县,纸糊的六安州”的神奇传说。

1932年,大刀会在肥西境内被国民党军队打散。此战,让杨金舟身受重伤,流落到霍山一带,是红军资助他六十块大洋,他才得以到上海养伤,并滞留上海。 在上海期间杨金舟开始接触到了共产党人的思想。并进入“工人夜校”学习,还聆听到了周恩来在工人夜校的演讲。受进步思想影响,杨金舟开始追寻革命真理。也就在这时,杨金舟改名杨海波。

抗日战争爆发后,杨金舟回到了茶庵集,与当时的地下党领导黄岩、涂仲庸、董积贤、赵凯、马曙等在寿县一带发动群众,团结抗日。

1936年,西安事变后,地下党领导赵朝佐来到了正任国民党保长的杨海波家。赵朝佐此行的目的有两个:一是做杨海波的思想动员工作,争取他为党工作,二是希望杨海波出面为共产党队伍造枪。那时,私自造枪是犯法的,为了不让地主乡绅告密,杨海波布置在茶庵当学徒的张立忠对外宣扬:“杨海波造枪是打鬼子,犯什么法?不许造枪打鬼子就是汉奸,谁当汉奸就杀谁的头。”

杨海波自家出资,又从汉阳兵工厂请来了一位叫毛烙(地下党员)的造枪技师,在茶庵集西北面一个废弃的破庙(精神庙)里开炉造枪。造枪筒所用的钢铁拆的是淮南铁路的铁轨。由于技术有限,他们造不了枪栓,就派杨发荣(地下党员)去汉阳兵工厂购买。因是武器部件,沿途关口检查严格,杨发荣就把毛竹中间的竹节打通,枪栓藏在里面,谎称买的是家中盖房子的材料。这样,枪栓才得以用手推独轮车运回精神庙。

杨海波他们的这个“兵工厂”别看小,却为新四军修理上千支损坏的枪支,自己造枪数百支。

最终造枪的事还是被人举报,杨海波被捕入狱三个月。所造的数百支步枪,一部分送到了新四军定远藕塘驻地;另一部分分散到地下党员和积极分子手里,成了以后淮西游击队的主要武器。

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杨海波把四子杨开席送去参加新四军。临行时,他对四子说:“你大哥、二哥都有病不顶用。你三哥暂时留在我身边,以后也要出去的。你出去不要想家,

打胜仗不准回来见我……”

杨开席参军后作战英勇,战场上多处负伤,后被评为二级乙等残废军人。

193856日,杨海波在赵朝佐和杨玉掌介绍下入党。但考虑到他交往太广,就没有让他参加党小组活动。同年夏,时任地下党中心县委书记的黄岩同志了解情况后指示茶庵区地下党把他编入党小组,并利用其保长身份和广泛的人脉为我党宣传抗日统一战线。杨海波编入了其家里雇用的伙计那个党小组。后来,杨海波的那个党小组扩大成了党支部,杨就担任支部书记,再后来杨海波又担任了中共茶庵区委宣传、统战委员。

1938年秋,国民党伪县大队在伪众兴区政府存放了一批枪支。当时,伪众兴区区长张振杰(地下党员)就联系茶庵区委,准备夺取这批枪支。茶庵区青抗队队员杨文志与时任伪县大队的阮队长面貌及其相似,杨海波就让杨志文冒充阮队长,骑着高头大马,带着卫队到伪众兴区政府取枪支。杨海波则带人埋伏在附近的五里庙,准备拦截伪大队援军并剪断了众兴与寿县间的电话线。杨志文到了枪支存放地,并拿出了介绍信。——当然,介绍信是伪造的,公章是茶庵区赵朝佐用肥皂刻的——可看守枪支的一个队员见过阮队长,觉得来人不太像,产生了怀疑,想打电话核实时电话却没有通。这时,张振杰出面确认,才打消了其怀疑。智取到枪支后,杨海波让人连夜送到了定远藕塘新四军驻地,交给了当时的新四军团长方和平。   

19393月,杨海波又把结婚不到七天的三子杨开成送去参加了新四军。杨开成于19454月,在肥东众兴的一次反顽战斗中光荣牺牲。

1939年四月份。一天,杨海波接到任务要护送我党一位重要领导过境寿县北上。虽然这位领导化了装而且用了化名,但杨海波还是认出他就是周恩来。在上海“工人夜校”时,杨海波接触过周恩来同志,对他印象深刻。原来周恩来这次是从皖南新四军驻地出发沿芜湖、合肥、河南一线回延安。因为保密纪律,杨海波并未道出周恩来同志身份,只与唐兴林、杨发荣、张明举、杨盘英等十来名骨干队员从高刘一带一路昼息夜行,护送周恩来同志北上。他们每走一段路都由张明举先行探路,张明举当时人送外号“夜马”,意思是他走路像马一样快,而且擅长走夜路。张明举探得路途安全后,隐藏的其他人才前行。就这样一路护送周恩来同志从高刘接到人后经谢敦、董铺渡口、茶庵、双门、迎河集,过霍邱境北渡淮河,直到把他安全地交给下一阶段的护送人员。因为是秘密护送,此事知道的人极少。杨海波也只在任务完成后才告诉家人,自己护送北上之人是周恩来同志。

1939年夏,国民党第五战区长官部政治工作队派蒋国珍(女),赵耀先到寿县开展抗日宣传。杨海波、江屏等就配合工作,把以前成立的农协会,青年协会,妇女协会改成群众抗日协会。这些协会骨干成员后来又成了淮西游击队的骨干力量。   

1940年初,国共合作名存实亡,斗争形势日渐恶化。危机时刻,杨海波他们被迫起义,成立淮西游击大队,杨海波任大队长,江屏任大队政委。四十余年后,江屏在《回忆杨海波同志》一文中详细回忆了当时淮西游击大队的情况:

1939年年底,国民党顽固派加紧反共摩擦,形势恶化。省委指示我们已经暴露的党员和积极分子搬到皖东根据地。为此,我于1940110左右,在海波家召开区委扩大会议,研究撤走的日期和化装走的方法。晚上十时许,各地党员及各抗协会先后有近百人到海波家,说是茶庵集在当天天黑时到了广西军一三八师,扬言明日要到大桥北抓共产党。他们要求区委尽快作出武装起义的决定。经过会议的讨论,一致意见要拿起枪杆子打出去,并推选海波同志为大队长,我为大队政委。在紧急情况下,我们来不及请示县委,就组成近二百人的队伍——淮西抗日游击大队。(我们)连夜拉过瓦埠湖东,开展游击活动。我们到河东后,当地党组织也集中了二百余人参加,队伍发展到近五百人,但枪支仅五十余支,子弹更少。我与海波同志很着急,百般设法搞枪支弹药。为此,我们在船涨铺打了汉奸的船只,镇压了汉奸李载墨。

淮西抗日游击大队在地方党及群众掩护下,在河东双庙集,李山庙,炎刘集,三义集,小甸集一带活动近三个月。虽然主动出击多次,但成果不大。于是大队党委召开扩大会议,研究今后活动方向。经过讨论,提出如下意见:一、找到县委书记马家福,请他决定。二、设法转移路东根据地。但大家反复讨论,认为我们人多枪少,敌、伪、顽封锁严密,过路东不大可能。因此,提出第三条意见,划分三片,减少目标,便于隐藏,机动灵活,相机出击。决定划分江隍城子一片,相机与淮北新四军联系;原地活动一片,设法与皖东省委联系;回河西在寿六合交界处划分一片,由海波负责。三月初,海波带一部分人回河西坚持活动,不料从此成为永别。


游击队分散后,杨海波一方面坚持斗争;另一方面让其子杨开成与新四军取得联系,希望能获得支援,但终因形势艰难而未能如愿。

当时的淮西游击队一方面要抗击日寇;另一方面又要与国民党反动派进行斗争。

国民党反动派此时已通缉并大力搜捕杨海波。为了捕获杨海波,他们逮捕了其妻张保兰。狱中,他们不仅对张保兰施以酷刑,还在杀害革命者时让她陪斩。张保兰的被捕让杨海波家里遭受了重大变故。家中不到四岁的六子杨靖险些夭折。长子杨开国的旧疾更加严重,后逃到余家集韩家,改名韩兆忠,大儿媳避难到王家,被诬为“窝匪”,致王家一天连丧三命。自幼痴呆的二子杨开君在顽军抄家时被杀,尸骨无踪。不到十岁的五子杨开训逃到舅家隐名改姓为张广有。

19401120日,因叛徒出卖,杨海波被捕并押送到立煌县。因其英勇不屈,194123日(农历正月初八)杨海波在麻埠集英勇就义,时年49岁。后杨海波遗骨运回家乡,葬在其家乡茶庵集庙东庄附近。